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體壇+:復盤鏡頭外的中韓大戰夜探國足狂熱未完仍待續
發布于:2017/5/4 9:56:14    點擊量:次    

   比賽結束后,下一個目的地是國足駐扎的運達喜來登酒店。我沿著芙蓉中路往北走,雖然人流車流密集,但沒有想象中萬人空巷的慶祝情形。只是有小股球迷聚在一起,高唱《歡樂頌》之類的慶祝性旋律。雖然據稱賀龍體育場附近的店鋪不能公開播放今晚的國足比賽,但在賽后,芙蓉中路邊的酒店還是非常應景的打出大字幕“我們贏了,祖國萬歲”。

  長沙的天氣處于下雨與不下雨的分界線上,偶爾有些小雨,我并不知道應該是打傘,還是該空手前行??戳絲吹己?,從賀龍體育場到運達喜來登酒店要50分鐘的步行距離——我只完成了1/3。擔心可能遲到,只得選擇打車來到酒店。

  此時是10:30分,離比賽結束已經過了1個小時。大約有幾十名球迷已經聚集在酒店門口等候——這些球迷大多有心,比賽結束后就早早行動,坐20或者30多元的摩的盡快來到酒店。

  隨著時間的推移,酒店門口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 但沒有人能夠進入大堂。酒店方面早已嚴陣以待,除了攜帶房卡的房客,其他閑雜人士一律不得入內。酒店大門前的通道被清空,球迷擠在了花壇邊狹窄的一列上。一旦有個別喜來登的住客從人流中擠入大堂,等待的人群中免不了一陣推搡。

  在紅衣為主的圍觀人群中,幾位中學生的校服非常顯眼。一問,是運達喜來登隔壁長沙一中的學生——還是相對緊張的高二。長沙一中聞名在外,與雅禮中學在長沙中學界的頂端并駕齊驅。我猜想這幾位學生球迷應該是在晚自習結束后,通過手機得知國足獲勝而前來隔壁圍觀國足。一問,情況并非如此,這幾位學生球迷實際是去賀龍體育場看比賽了,結束后就近打摩的早早來到學校附近的運達喜來登酒店近距離圍觀偶像。

  “翹晚自習去看的?”

  “不是,請假去的?!?/p>

  “班主任是男老師吧?”

  “是的。班主任也去賀龍了?!?/p>

  在酒店等候的這段時間里,我看到了不下10個身穿長沙一中校服的學生,我問: “怎么今天過來的都是你們學校的?因為近么?”

  “是啊?!?/p>

  “雅禮的同學呢?”

  “都在賀龍當球童呢?!?/p>

  我突然想起,由于地域的差異,在這個夜晚,長沙這兩所最好的中學的學生參與比賽的方式是不同的: 在賀龍體育場邊的雅禮中學自然近水樓臺,個別學生能夠參與選拔成為國足比賽的球童。至于運達喜來登酒店邊上的長沙一中,自然有近距離索要偶像簽名的優勢。這幾位中學生早已備好球衣,圍巾,國足的最新全家福,等待偶像給自己簽名。

  但這些沒有選擇早早回家休息準備周五的課業,而是跑來圍觀偶像等待一兩個簽名的中學生球迷還是失望了。

  到達酒店后的幾十分鐘里,只要有稍有規模的車輛開往酒店大堂,人群里就會響起一陣騷動——但很顯然,國足球員坐的應該是高頭大馬的大巴,這幾輛中巴規模的車子不可能載得下國足球員。這也是追星時的常見狀況——在正主出現前,追星的人群起碼要空歡喜5次。

  等待了半小時后,11:00左右,一輛巨大的紅色大巴向酒店大堂駛來,人群一擁而上,紛紛掏出手機拍照,一些球迷高喊著比賽中表現出色球員的名字,譬如“于大寶,大寶,天天見”,“曾誠”,“蒿俊閔”之類——大巴里的球員似乎也在揮手致意。

  酒店方面的準備工作還是非常嚴謹,掏出手機拍照的一百多名球迷被攔在了一定的距離以外。國足教練組與20多名球員從大巴中魚貫而出,迅速進入酒店大堂,停留片刻后就消失在了電梯里。

  待國足教練與球員全部上樓后,酒店開放了大堂,不少球迷一擁而入——但并沒有意義,酒店內幾位好心的工作人員告知球迷: 今夜國足球員不會再到一樓用餐,索要簽名最好等到第二天下午前來。

  大部分球迷略作停留就直接離去,少部分球迷還坐在酒店咖啡吧的沙發上作無望的等待——包括兩位帶著國足全家福的中學生球迷。

  在酒店大堂,徘徊著幾個南歐人長相的外國人在說意大利語,我猜測這幾位應該是里皮的朋友——一問,確實如此,其中一位是里皮多年的老友,前尤文圖斯市場部主管卡洛?迪亞納(Carlo Diana)。

  但里皮不會出現,國足球員也不會出現——這些今日的英雄像火苗一樣短暫地出現,點燃了球迷的希望,然后又瞬間消失在了酒店大堂黑夜里。

  我曾聽過一些10多年前國足采訪的傳聞——在那個最瘋狂的年代里,上百名球迷會等候在酒店駐地追星。如果國足的比賽結果足夠理想,球迷與記者一起都可以進入大堂與餐廳,和國足球員一起慶祝,合影,簽名之類的要求都會被一一滿足。

  這個晚上的比賽結果有足夠的慶祝意義——這是國足近30年第二次在國際A級比賽中擊敗韓國隊,場合還是在足夠嚴肅的世界杯預選賽。但在這個夜晚的喜來登酒店,球迷們的反響,國足的回饋就像一個小水花——并不是沒有瘋狂的情感發泄,但比起那個年代,足球帶來的公眾反響相對要平靜許多,數百人圍堵酒店,記者球迷球員共同慶祝的盛景已經不會回來了。

  或許是已經過了那個年代——足球,追星在我們這個時代浸透了更多理性的力量。在見證了自己國家隊創造偉績的夜晚后,明早所有人還要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或是課桌前,重復日復一日的世俗生活。

  這種氣氛,絕不是冷淡,也并非瘋狂,就像今晚長沙的天氣一樣: 處于下雨與不下雨的界限之間。我一時在中文詞庫中想不出一個合適的詞匯來形容,只能借助外文——lukewarm/tepid (微溫),這個詞或許可以形容這個晚上,又或許是這個時代的球迷對于國足的投入狀態。

 


版權所有:亦蓁集團 電話:400-668-0707